读懂白黄肉鸡:从历史规律看白羽鸡与黄羽鸡价格走势之谜

机电学院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9-09-03

  鸡肉是我国仅次于猪肉的第二大肉类消费品种,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8年我国鸡肉产量为1170万吨,占畜禽肉类产量的14%。国内鸡肉的供给来源包括白羽鸡、黄羽鸡、817系列、淘汰蛋鸡、其他鸡类等,其中白羽鸡、黄羽鸡为最主要来源。根据畜牧业协会,2017年白羽肉鸡和黄羽肉鸡出栏量分别为42亿羽和37亿羽,白羽鸡肉、黄羽鸡肉的产量占鸡肉产量的比例分别为53%和30%。

  白羽鸡是从美国的白洛克鸡中选育出来的品系,全身羽毛为白色,具有较小的单冠。上世纪 80 年代开始,我国北方地区的快大型白羽肉鸡养殖产业迅速崛起,并逐步成为淮河以北消费者主要的鸡肉来源;黄羽鸡则是我国优质的地方特色品种。我国黄羽鸡品种繁多,按商品代生长时间分类,可分为快速鸡、中速鸡以及慢速鸡,黄羽鸡出栏时间长且各类型差异大,出栏体重1.5公斤-2公斤。

  白羽鸡与黄羽鸡的差别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从羽毛颜色来看,白羽鸡以白色为主,黄羽鸡则包含了黄羽、麻羽和与黄麻羽有关的羽色,同时还包括有色羽中的黄肤鸡、白肤鸡和乌骨鸡等。从种源来看,白羽肉鸡是从国外引进的“快大白鸡”,而黄羽鸡则源自我国本土。从生长性能来看,白羽鸡出栏时间短,一般为42天,生产效率高;而黄羽鸡出栏时间相对较长,生产效率低。从销售方式来看,白羽肉鸡主要经屠宰分割为鸡胸肉、鸡腿肉和鸡翅等形式销售,或加工为熟食后上市,而黄羽肉鸡主要以活鸡形式流通,现场宰杀,基本不需要分割加工。从消费地区来看,白羽鸡的消费群主要在我国北方,而黄羽鸡目前消费群体以南方居民为主。

  目前,白羽鸡价格在高位盘整,黄羽鸡价格则从底部爬升、进入到快涨模式,未来的价格走势是市场关注的重点。通过回顾白羽鸡与黄羽鸡的历史价格走势,我们发现白羽鸡与黄羽鸡的价格周期性、价格波动性以及价格中枢均存在差异。

  2012年2月-2019年5月我国白羽鸡价格共经历了4轮周期,最长的一轮周期历时约31个月,而我国黄羽鸡价格在2013年4月-2019年5月期间则经历了3轮周期,最长的一轮周期历时约37个月。主要受进口政策、环保政策、食品安全事件、H7N9流感等突发疫情的影响,肉鸡市场供给与需求产生较大波动,从而对市场价格产生较大影响。从历史价格走势中可以发现,白羽鸡与黄羽鸡的价格走势在2018年4月之前基本一致;而在2018年4月-8月期间走势相反,白羽鸡价格总体仍呈上涨趋势,而黄羽鸡价格则先跌后涨;2018年8月之后,白羽鸡与黄羽鸡的价格走势又基本趋同。

  价格波动性方面,黄羽鸡的价格波动性比白羽鸡的价格波动性大。白羽鸡与黄羽鸡价格大周期中均会嵌套小周期,但是黄羽鸡大周期内嵌套的小周期更多,价格波动性大,而白羽鸡大周期内的价格波动更为平滑。另外,2014年2月以及2017年3月的两次肉鸡价格低点,黄羽鸡价格的下跌幅度远大于白羽鸡价格的下跌幅度。

  价格中枢方面,黄羽鸡的价格基本高于白羽鸡的价格。2011年6月至今,白羽鸡的价格中枢约为8.3元/公斤;2013年4月至今,黄羽鸡的价格中枢约为13.1元/公斤。黄羽鸡价格基本高于白羽鸡价格。

  为什么白羽鸡与黄羽鸡的价格周期性、价格波动性以及价格中枢均存在差异?为解决以上问题,本篇报告将通过复盘白羽鸡与黄羽鸡的不同价格周期,追溯每次价格周期中引起价格上涨和下跌的影响因素及其影响程度,挖掘影响历史价格表现的一般规律以及特殊规律,从而从生长周期、养殖成本、供给端以及需求端等方面探究白羽鸡与黄羽鸡历史价格表现不一致的原因,并对其未来价格走势做出判断。

  2012年2月-2019年5月白羽鸡价格经历了4轮周期,最短约15个月,最长历时约31个月,价格波动周期长短不一。第1轮周期从2012年2月-2013年4月,历时15个月,白羽鸡价格为6.78 -9.91元/公斤。第2轮周期从2013年4月-2015年10月,历时31个月,白羽鸡价格为5.29-10.41元/公斤。第3轮周期从2015年10月-2017年2月,历时17个月,白羽鸡价格为4.21-9.74元/公斤。第4轮周期从2017年2月至今,历时超过28个月,白羽鸡价格高点已突破10.85元/公斤,处于历史相对高位。

  在规模化养殖程度不高的市场结构背景下,白羽鸡行业周期性波动较为明显。目前我国白羽鸡养殖群体已趋于中大型养殖规模,未来随着养殖规模化程度的提高,行业周期性表现将趋于平缓。但疫情、食品安全事件以及祖代更新量变化仍将导致市场供给及需求产生较大波动,从而对市场价格产生较大影响。

  西式快餐行业在中国的快速扩张给白羽鸡行业带来新的发展机遇。白羽鸡从20世纪80年代初进入中国,在2012年以前,随着肯德基、麦当劳等西式快餐在中国的快速发展,白羽鸡行业经历了需求持续扩张的时期。

  “速生鸡”事件叠加H7N9流感疫情使白羽鸡价格下跌,行业陷入困境。2012年12月,央视曝光了“速生鸡”事件。此次风波后,消费者消费白羽鸡的信心受到了打击,白羽鸡需求下滑,价格大幅下跌。我们认为,“速生鸡”事件过后,消费者更加注重食品安全问题,也推进了行业向一体化养殖模式的转型。

  2013年3月31日,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通报首次发现人感染H7N9流感病例。根据农业农村部,截至2013年5月20日,国家禽流感参考实验室共检测到53份H7N9流感阳性样品。受H7N9流感疫情的影响,消费者对白羽鸡的需求大幅下滑,白羽鸡产能难以及时调整导致供过于求,白羽鸡行业陷入了困境。

  H7N9疫情消散使行业需求回暖,带动白羽鸡价格上升。2013年6月初,我国所有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区均已终止流感应急响应,防控工作转入常态化管理,消费需求逐步回暖,白羽鸡价格逐渐回升。

  宏观经济增速放缓,肉类消费萎靡导致2015年白羽鸡价格大幅下跌。2013年开始我国宏观经济增速放缓,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从2010年的10.6%下降到了2015年的6.9%。随着宏观经济增速的持续下滑,畜禽肉类消费需求逐渐萎靡。

  2013-2014年,全国鸡肉总消费量为负增长;餐饮业营业额虽仍保持增长,但是增速明显放缓。2013年我国祖代鸡更新量处于154万套的高位,而祖代种鸡传导至商品代肉鸡出栏需要约16个月的时间;供给宽松叠加需求下滑,白羽肉鸡行业在2015年陷入深度亏损。

  白羽肉鸡联盟成立,行业开始主动去产能。2014年1月中国畜牧业协会成立了白羽肉鸡联盟,旨在促进白羽肉鸡消费,加强行业自律,推动白羽肉鸡产业健康可持续发展。随着白羽肉鸡联盟的成立,我国加强了对祖代鸡引种的管理,行业开始主动去产能,从源头控制供给的方式来解决行业因产能过剩持续亏损的困境。2014年,我国祖代鸡的引种量已下降为118万套。同时2015年行业陷入深度亏损,养殖户逐渐退出市场也导致产能主动下降。

  引种国封关,行业开始被动去产能。2015年,我国白羽鸡主要引种国美国和法国相继爆发高致病性禽流感导致封关,行业进入被动去产能阶段。行业主动去产能叠加引种国封关,使得白羽鸡价格迅速上涨,在2016年3月达到阶段性高点。

  强制换羽使行业再次陷入深度亏损。由于行业内普遍看好祖代鸡产能收缩带来白羽鸡价格上涨,因此在本该去产能的阶段对祖代种鸡和父母代种鸡进行了大量的强制换羽。2016年6月开始,后备父母代种鸡与在产父母代种鸡存栏量的比值明显上升,表明父母代种鸡强制换羽的数量大。2017年初,H7N9流感再次爆发使白羽鸡消费端呈现低迷状态;同时,疯狂补栏和强制换羽导致供需过剩,白羽鸡价格下跌,行业再次陷入深度亏损,养殖户信心再度遭受打击。

  祖代更新量维持低位,缓解行业产能过剩。根据中国畜牧业协会,2013年以前我国祖代鸡总更新量处于持续性上升态势,2013年达到顶峰的154万套左右,而在之后的连续2年出现断崖式下跌并持续处于低位,2017年和2018年的祖代更新量分别为69和75万套。本次产能去化在2017年逐渐传导至商品代肉鸡终端,市场消化了过剩的供给量,缓解了行业产能过剩的严峻形势。

  H7N9疫情缓解,禽链需求回稳。2017年三季度后 H7N9 影响逐步减弱,消费需求有所回升,白羽鸡价格实现阶段性上涨;但2017年年底由于前期强制换羽导致毛鸡出栏量增加叠加受环保因素影响北方多地工厂、工地停工,屠宰场等多个鸡肉销售渠道不畅,白羽鸡消费需求回升不明显,导致鸡肉价格回升缓慢。2018年开始,禽流感疫情明显减弱,禽链需求保持平稳增长。

  受非洲猪瘟影响,白羽鸡对猪肉的替代作用增强,支撑白羽鸡价格上涨。猪肉作为我国最大的动物蛋白来源,每年的需求量极其庞大。2018年8月我国爆发非洲猪瘟疫情,首先在北方各省迅速扩散,而北方是白羽鸡的主要生产和消费地区,非洲猪瘟影响下猪肉供给预期出现短缺,白鸡肉作为猪肉的替代消费品,消费需求上升,推动白羽鸡价格持续上涨,养殖环节保持高盈利状态。目前,白羽鸡价格仍处于历史高位。

  2013年4月-2019年5月我国黄羽鸡价格经历了3轮周期,最短约11个月,最长约37个月,黄羽鸡价格波动周期长短不一。第1轮周期从2013年4月-2014年2月,历时11个月,黄羽鸡价格为5.70 ~13.96元/公斤。第2轮周期从2014年2月-2017年3月,历时37个月,黄羽鸡价格为6.48 ~17.92元/公斤。第3轮周期从2017年3月至今,历时超过27个月,黄羽鸡价格低点为6.48元/公斤,截至2019年5月中旬已达到18.72元/公斤的高点。

  黄羽鸡价格循环呈现较长时间的周期性。但近年来,随着环保整治力度和土地资源管理力度的加强,黄羽鸡养殖的市场准入门槛已经在提高,加上行业规模化程度的提升,在一定程度上对周期性有所缓解。另外,禽流感等突发疫情也会在短期内导致市场供给及需求产生较大波动,从而对黄羽鸡市场价格产生较大影响。

  H7N9疫情减弱带动黄羽鸡价格回升。2013年二季度开始,受人感染H7N9流感事件的影响,活禽交易市场受到严重的冲击。2013年6月开始,疫情影响减弱,消费者对黄羽鸡的消费需求回暖,黄羽鸡价格逐步企稳回升。

  H7N9疫情加重,黄羽鸡供过于求,价格持续下跌。2013年底以及2014年一季度,H7N9流感疫情有所加重,消费者恐慌情绪难以消除、对黄羽鸡的需求下降,黄羽鸡产能难以及时调整而导致市场供过于求,最终使黄羽鸡价格急速下跌,行业陷入深度亏损。2013年黄羽鸡行业单羽平均亏损为1.66元,同比下降344.44%。根据新牧网,2014年2月,中速鸡价格跌至阶段性低点6.50元/公斤。

  产能下降,需求回暖,黄羽鸡价格实现触底反弹。H7N9疫情期间,行业内企业大多数采取压缩产能的方式,从供给端控制种鸡存栏量。2014年3月开始,随着市场供给的减少以及消费需求的逐渐回升,黄羽鸡价格实现了触底反弹。

  2014年4月-2015年8月,由于行业未进行大规模补栏,因此黄羽鸡价格一直保持在相对高的水平。2015年底,部分养殖户由于黄羽鸡持续高景气而新增入市,市场供给有所增加,导致黄羽鸡价格小幅下滑。据中国畜牧业协会检测数据,2014年黄羽鸡行业单羽平均盈利2.92元,同比大幅增长275.90%;2015年黄羽鸡行业单羽平均盈利2.09元,同比下降28.42%,但仍保持一定的盈利水平。

  然而行业高盈利水平仅是一时的,随后便迎来了价格震荡小周期,并随着H7N9疫情的再度加重,黄羽鸡价格下跌。供给方面,2016年黄羽鸡养殖企业在行业景气的推动下加快产能恢复,全国黄羽鸡父母代种鸡存栏量为3671.34万套,同比增长3.09%。需求方面,2016年底-2017年初,H7N9流感疫情加重,市场恐慌情绪上升,黄羽鸡消费端呈现低迷状态,商品鸡市场价格明显下降。

  H7N9疫情影响下,活禽流通渠道受限,黄羽鸡需求下滑,价格持续探底。同时,活禽交易市场管理趋严,活鸡流通渠道进一步受限,国内多地采取关闭活禽交易市场等做法,导致商品鸡价格下降、活禽滞销压栏等现象发生。国家卫生计生委要求发现病例以及外环境病毒检测阳性的地区关闭活禽经营市场,疫情发生地研究落实全面停止活禽交易、推进家禽产业转型升级和实行冰鲜禽类产品流通上市等长效措施;尚未发生疫情地区的活禽市场,要进一步严格活禽经营市场准入。在多重因素的影响下,2016年四季度起,黄羽鸡价格不断探底,行业进入深度亏损期。

  随着黄羽鸡产能逐步出清以及H7N9疫情消除,黄羽鸡供给收缩,需求回暖。黄羽鸡价格在2017年7月迎来大幅上涨,中速鸡价格在11月达到阶段性高点约18.72元/公斤。

  黄羽鸡对猪肉的替代作用增强,带动黄羽鸡价格上涨。受黄羽鸡产能去化以及疫情消散的持续影响,2018年黄羽鸡价格位于较高水平震荡。广东和广西是黄羽鸡消费的主要省份。受益于猪肉供给短缺背景下黄羽鸡对猪肉的替代作用,南方黄羽鸡消费需求企稳回升,推动黄羽鸡价格上涨。目前,黄羽鸡价格从底部攀升,进入快涨模式。

  黄羽鸡生长周期长。从白羽鸡繁殖周期来看,祖代鸡引种传导至商品代毛鸡出栏需要60周左右。父母代产蛋孵化3周后引种至商品代,6周后可出栏屠宰。白羽鸡被称为“快大白鸡”,是因为其出栏时间仅需42-48天,历时短,生产效率高,出栏体重3公斤左右,一斤体重消耗1.8斤饲料,是陆地上饲料转化率最高的动物。我国黄羽鸡品种繁多,按商品代生长时间分类,可分为快速鸡、中速鸡以及慢速鸡,出栏体重约1.5公斤~2公斤,一斤体重消耗2.5斤饲料。黄羽鸡出栏时间长且各类型差异大,快速鸡一般在60天以内出栏,中速鸡一般60-100天出栏,慢速鸡出栏一般需要100天以上。

  黄羽鸡价格周期持续时间长。肉鸡养殖具有周期性,从调整养殖规模到市场供给发生变化存在一定的时间差,因此价格循环呈现较长时间的周期性。由于黄羽鸡生长周期长,因此其因市场需求变化调整供给的传导时间更长,在价格周期上则表现为周期持续时间长。白羽鸡价格周期最长为31个月,而黄羽鸡价格周期最长为37个月。

  白羽鸡主要依赖国外引种。白羽鸡作为舶来品,自20世纪80年代引入中国,其育种已经过国外的基因选育优化。白羽鸡国内养殖起步较晚,现阶段主要依赖国外引种。

  目前国外主要的肉种鸡育种企业包括美国安伟捷育种公司、 曾道人内山夫妇居住期间,,美国科宝育种公司、法国哈伯德育种公司等,肉种鸡主要品种包括爱拔益加(AA+)、罗斯(Ross)、科宝(Cobb)、哈伯德(Hubbard)等。2018年三大育种公司提供的种鸡品种份额呈现平分天下趋势,美国科宝育种公司种鸡更新量大幅提升,法国哈伯德育种公司市场份额自2017年增加后保持稳定,而美国安伟捷育种公司市场份额首次跌破50%。

  黄羽鸡源自中国本土,目前实现自主育种。黄羽鸡的良种繁育体系已基本健全。黄羽鸡养殖体系依据所养殖肉鸡遗传性状及代次,可以分为曾祖代、祖代、父母代、商品代:曾祖代及祖代多为纯种,具有血统纯正、遗传性能良好等特点,主要用于优质种鸡的选育扩繁;父母代种鸡多为二元杂交品种,具有品种繁多、遗传性能良好等特点,主要用于杂交培育优质商品代鸡苗;商品代主要为三元杂交品种,具有生产性能良好、品种繁多等特点,主要用于鸡肉产品深加工及终端消费者消费。

  国外引种量成为影响白羽鸡价格的一大独有因素。由于白羽鸡主要依赖国外引种,因此祖代鸡引种量的变化以及引种国封关情况对白羽鸡价格周期影响较大。具体表现在2013年以前白羽鸡祖代鸡引种更新量一直处于高位,因此2015年以前白羽鸡供给呈宽松状态,而当2015年需求大幅下滑时,白羽鸡供过于求,价格急速下跌,达到历史低位。2015年底我国白羽鸡主要引种国因高致病性流感导致封关,行业进入被动去产能阶段,又使得白羽鸡价格迅速上涨,在2016年3月达到阶段性高点。2015年下半年-2016年上半年,白羽鸡价格主要因祖代引种量的变化而实现了急跌急涨。此外,2014年后白羽鸡祖代引种量处于低位,供给偏紧,支撑了2017年2月后白羽鸡价格的持续上涨。而黄羽鸡源自中国本土,供给量相对稳定,不受国外引种的影响。

  白羽鸡以团膳配餐为主,黄羽鸡以家庭消费为主。从消费渠道来看,白羽鸡主要经屠宰分割为鸡胸肉、鸡腿肉和鸡翅等形式冷冻销售,或供应至饭店、快餐店、团膳等,或加工为熟食,以集团消费、餐饮消费为主,家庭消费比例较低;而黄羽鸡主要在农贸市场以活鸡形式流通,一般以传统方式进行整只煲汤或做白切鸡、扒鸡等家庭烹饪,或经屠宰后整只冷冻销售,一般无需分割加工。

  外卖业务快速发展,推动白羽鸡需求增长。近年来,移动互联网以及移动支付的普及促进了外卖行业的发展。2015年开始,饿了么以及美团外卖APP活跃用户数呈直线上升的趋势。美团点评每位交易用户平均每年交易笔数从2015年的10.4笔增加到了2017年的18.8笔,年均复合增长率为34.45%;均餐饮外卖交易笔数从2015年的170万笔增加到了1120万笔,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56.68%。白羽鸡块大价低,往往是饭店、快餐店鸡肉采购的首选,因此外卖行业的快速发展,推动了白羽鸡需求的增长。

  活禽流通渠道受限,黄羽鸡行业面临转型升级。受H7N9流感事件不定期发生影响,国内活禽交易限制的范围逐步扩展,对黄羽鸡行业产生了较大影响。目前,商品肉鸡销售出现活鸡与“集中屠宰、品牌经营、冷链流通、冷鲜上市”销售模式并存的局面,未来将逐步全面向后者转变。在此背景下,为维持黄羽鸡的市场份额,行业面临转型升级。随着消费者对冰鲜鸡的接受程度明显增加,主要生产企业逐步建立健全冰鲜鸡生产流程、配备专业冷链设施,拓展冰鲜鸡的销售渠道。

  目前已有21个省级行政单位鼓励和扶持生鲜家禽销售市场的发展。2002年,中国香港成为国内第一个推广生鲜鸡的地区。截至2018年11月,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四个直辖市已经实行全市范围的活禽禁售,并全面开展家禽“集中屠宰、冷链自送、生鲜上市”工作;全国范围内,15个省份相继发布了当地的家禽经营管理办法,从中心城区为起点,对主城区内人口密集的农贸市场,逐步取消活禽交易,推动地级城市的主城区逐步取消活禽交易。

  南北方饮食习惯差异决定了白羽鸡与黄羽鸡生产与消费区域的差异。北方人大块吃肉、口味偏重,调料的调味可以弥补肉质的不足,随着北方吃白鸡习惯的养成,体型较大、可分割的白羽肉鸡较为适合这种烹饪做法;南方菜系比较注重食材的“原味”,消费习惯倾向于活鸡消费,屠宰分割冷冻的白羽肉鸡在南方消费市场很难打开。白羽鸡与黄羽鸡消费区域的差异也决定了其养殖省份的不同。白羽鸡养殖密集区主要集中在北方,以山东、辽宁、河南、河北、山西、福建为主要生产地区。而广东和广西是我国黄羽鸡的主要生产地区,其次,江苏、浙江、安徽也有较大的生产市场。

  销售渠道差异导致白羽鸡与黄羽鸡价格周期波动幅度不同。由于黄羽鸡销售渠道主要以农贸市场活禽交易为主,因此每次流感疫情除了打击消费者对鸡肉的消费信心之外,还限制或关闭了活禽交易市场,使黄羽鸡活鸡流通渠道受限。因此2013年以及2016年H7N9流感疫情过后,黄羽鸡价格下跌的幅度明显大于白羽鸡价格的下跌幅度。

  非洲猪瘟疫情影响下,消费地区差异导致白羽鸡与黄羽鸡近期上涨时点不同。2018年8月我国爆发非洲猪瘟疫情,疫情首先在我国北方大范围扩散,而北方是白羽鸡消费的主要地区,受疫情影响,白羽鸡对猪肉的替代作用增强,带动白羽鸡价格上升。而我国南方集中爆发非洲猪瘟则较晚出现在2019年3月-5月,广东和广西是黄羽鸡消费的主要省份,黄羽鸡对猪肉的替代作用使得黄羽鸡价格上涨。由于主要消费地区不同,非洲猪瘟发生后,白羽鸡价格比黄羽鸡价格先行上涨。

  黄羽鸡养殖成本比白羽鸡高。从造肉成本的角度,对白羽鸡和黄羽鸡的年化成本进行分析测算,发现黄羽鸡中的慢速鸡年单位造肉成本最高为15元/公斤、中速鸡其次为11元/公斤,快速鸡较低为8元/公斤,而白羽鸡的年单位造肉成本最低为6元/公斤。

  黄羽鸡的价格中枢比白羽鸡高。黄羽鸡造肉成本高主要是由于其料肉比高、商品代生长周期长。从历史价格走势中可以观察到,受中速鸡养殖成本高的影响,黄羽鸡价格中枢高于白羽鸡。

  2018年8月我国爆发非洲猪瘟以来,能繁母猪存栏量、生猪存栏量同比降幅逐月扩大,对猪肉养殖行业产生了重大影响。根据农业农村部,6月能繁母猪存栏量2376万头,环比下降5.0%,同比下降26.7%,同环比降幅仍然在持续扩大中。我们预计未来几个月或将继续维持环比下降趋势,行业产能仍处于下行通道,尚未见底。受疫情影响,行业养殖户补栏的能力和积极性受到抑制,产能加速出清,生猪供应量短缺。据国家统计局,2019年上半年我国生猪出栏量为3.13亿头,同比下降6.21%。

  此外,虽然非洲猪瘟人畜不共患,但是消费者出于安全考虑,对猪肉的消费量将有所减少,猪肉和鸡肉作为我国消费肉类蛋白的主要选择,鸡肉作为猪肉的替代性消费蛋白,消费量将进一步增长,尤其体现在学校、工厂企业机关类等团膳消费方面。

  从我国肉类消费结构看,根据国家统计局,2018年我国畜禽肉类总产量8517万吨,其中猪肉、鸡肉、鸭肉、牛肉、羊肉产量分别为5404万吨、1170万吨、682万吨、644万吨和475万吨。鸡肉为猪肉之后的第二大肉类消费品种。

  目前非洲猪瘟疫情仍未得到有效控制,生猪产能大幅下滑已成既定事实。猪肉作为国人最大的动物蛋白来源,每年的需求量极其庞大,如果出现短缺,我们预计猪肉进口量将首先出现增长,其次鸡肉等主要的替代品消费也有望受到拉动。我们在此前的行业专题报告《猪肉进口能够弥补我国产需缺口吗?》中进行过详细测算,保守估计2019年猪肉缺口达651万吨,进口量相比2017-2018年120万吨左右水平增加约100万吨,则其他畜禽肉类新增需求约为551万吨,以2018年鸡肉占其他畜禽肉类比例估算,鸡肉新增需求208万吨;2020年猪肉缺口达879万吨,进口量相比2017-2018年120万吨左右水平增加约200万吨,则其他畜禽肉类新增需求约为679万吨,以2018年鸡肉占其他畜禽肉类比例估算,鸡肉新增需求255万吨。

  从猪肉价格后期走势来看,下半年随着生猪出栏量进一步下降,再加上下半年是节日需求的高峰,猪价有可能出现阶段性快速上涨。全年来看,我们判断非洲猪瘟疫情将维持常态化发展,猪价将会呈现逐季走高的走势,有望在四季度突破22元/公斤的水平。

  从历史价格数据来看,猪肉和鸡肉价格走势趋势大致相同,生猪价格上涨周期前后,白羽鸡和黄羽鸡价格也处于上涨周期。当前时点,生猪价格涨势已起,我们认为随着猪价的逐步上行,白羽鸡和黄羽鸡的价格有望跟随上涨。

  总体看,2015年以来,白羽肉鸡行业祖代鸡引种紧缺情况未得到有效改善,行业自身供给剧烈收缩,且短时间内供需无法恢复平衡。同时,商务部对巴西鸡肉双反调查的最终裁定落地,将使冻鸡进口量受限,明显抬升进口成本,支撑国内鸡价。此外,作为白羽鸡主要消费渠道的快餐行业高速发展带动白羽鸡需求增长。我们认为受白羽鸡供给短缺和需求上升影响,行业景气度有望延续。

  自2015年主要供种国相继爆发禽流感以来,我国祖代鸡更新量已连续4年维持低位水平,目前后备祖代鸡存栏量虽没有明显下降,维持在合理水平,但在产祖代鸡存栏量已达2015年以来同期新低。虽然2018年10月以来,我国祖代鸡单月更新量保持在较高水平,随着代际逐步传递,行业供给增加的趋势明确,但是由于此前我国单月更新量已连续维持在较低水平,在累积效应下,边际上的产能增加并不会导致供需情况出现根本性扭转。我们预计2019年祖代鸡更新量将达到90-100万套,而根据我们的测算,2019年祖代引种需求量为86.5万套,2019-2020年行业供需格局仍偏紧。

  除了引进祖代鸡,白羽鸡产量的增加也可以通过祖代和父母代的强制换羽来激发。按照白羽肉鸡正常饲养周期,父母代鸡苗从孵出到进入在产存栏大约需要24周左右。我们根据父母代鸡苗周度销量数据推算2017-2019年上半年在产父母代种鸡理论存栏量的变动趋势,并与在产父母代种鸡实际存栏量进行比较,如果两者变动趋势的背离度较大(实际存栏量上升幅度大于理论存栏量),则表明强制换羽的规模较大。

  按照如上假设,2017年8-9月份理论存栏量与实际存栏量均发生严重背离,我们判断主要由于6-7月份鸡苗价格上升趋势下强制换羽规模大幅扩张所致。由于父母代存栏到商品代鸡苗孵出仅需要3周左右,本次大规模强制换羽也导致9月中旬开始鸡苗和毛鸡价格的大幅回落。2018年理论存栏量与实际存栏量发生大幅背离则发生在5-7月份,类似去年的情况主要由于3-4月份鸡苗价格上涨导致换羽量增加。与之不同的是,本次强制换羽之后鸡苗和毛鸡价格仍持续上涨,我们认为一方面是由于种公鸡短缺和疫病等因素限制了强制换羽规模,另外一方面三季度是鸡肉需求旺季,对禽链价格形成较强支撑。

  2019年3-6月份理论存栏量与实际存栏量也发生了偏离,主要是由于1-2月份鸡苗价格回升使行业进行了大规模强制换羽。展望2019年下半年,我们认为由于6月鸡苗价格大幅回落,农户养殖积极性和换羽意愿减弱,下半年强制换羽数量或将有限,禽链景气行情有望保持。

  2019年2月15日,商务部公布对巴西鸡肉双反调查的最终裁定,认定原产于巴西的进口白羽肉鸡产品存在倾销,国务院决定自2019年2月17日起,对原产于巴西的进口白羽肉鸡产品征收17.8%~32.4%不等的反倾销税。其中14家巴西企业向调查机关作出了价格承诺,以不低于承诺价格向中国出口产品,否则将被征收反倾销税。自从我国对美国白羽鸡产品实施全面禁关以来,我国仅能从巴西、阿根廷、智利、波兰等国进口鸡肉产品。根据中国海关,2018年我国进口鸡肉冻品50万吨,其中巴西占比达82%。我们认为对巴西的双反将使冻鸡进口量受限,明显抬升进口成本,支撑国内鸡价。

  白羽鸡的消费渠道主要分为四类:集团消费,提供给工厂企业类机关、学校等消费场所;餐饮消费,提供给肯德基、麦当劳等快餐店;家庭消费,主要在农贸市场以及商超购买冻肉或新鲜鸡肉;食品加工,加工为熟食等。其中集团消费为第一大渠道,餐饮消费为第二大渠道。

  白羽鸡是快餐行业的主要原料。百胜中国作为中国领先的餐饮公司,随着其餐饮门店数量的不断增长,对白羽鸡的需求也持续增加。2018年百胜中国的门店数约为8400家,新增约500家餐厅;2017年肯德基在中国的门店数量约为5400家,2018年的门店数量增长为5900家,增长率为9.26%。随着肯德基、麦当劳、德克士等西式快餐在我国的不断扩张,推动了我国鸡肉消费的快速增长。我们认为2019年快餐行业仍将保持高速发展趋势,从而推动白羽鸡需求上升。

  总体看,由于市场对后市预期乐观,黄羽肉鸡也处于增产周期。但黄羽鸡养殖周期更长,产能调节耗时长。在行业供应量上升幅度可控以及消费市场向华中方向等区域加速延伸、部分区域活禽交易解封带动需求上升的影响下,我们预计黄羽鸡价格有望上涨。

  相比白羽鸡,黄羽鸡养殖周期更长,产能调节所需时间也更长。根据中国畜牧业协会,近几年祖代在产黄羽鸡存栏量持续下滑,从2014年的139万套下降到2017年的121万套,2018年有所回升。我们认为,尽管目前祖代黄羽鸡存栏量较少,但是行情向好可能导致农民自留种的现象,黄羽鸡行业总体供应量会有上升,但幅度可控。

  黄羽肉鸡的生产和消费分布区域性特征明显。广东和广西是我国黄羽肉鸡生产排名第一、第二的主产省份,也是主要的消费地区;其次,江苏、浙江、安徽也有较大的生产和消费市场;我国北方区域由于消费习惯等原因,黄羽鸡消费量相对较少,消费习惯有待进一步引导。

  近年来,黄羽肉鸡市场向长江中上游等华中方向延伸的速度持续加快。湖北、湖南、四川等地黄羽肉鸡的生产能力和消费水平不断提高,黄羽肉鸡消费市场逐渐成熟。同时,两广以外的黄羽肉鸡生产企业持续推进自主品种的开发选育工作,另外,部分黄羽鸡养殖龙头企业开始在北方市场尝试进行市场拓展,开发适应北方市场养殖环境及消费习惯的黄羽鸡品种,积极引导部分北方省份消费者的消费习惯。

  黄羽鸡生产及消费由南向北延伸的途径主要有以下三种:第一,传统消费区域的黄羽鸡企业通过设立子公司等形式向北方新兴消费市场扩张;第二,传统消费区域的黄羽鸡企业向北方区域企业销售父母代或商品代黄羽鸡雏鸡;第三,北方黄羽鸡养殖企业生产规模扩张。

  国内居民收入水平的日益提升在改善居民生活质量、提高居民生活水平的同时,也逐步影响着包括饮食理念在内的居民生活理念。在满足基本能量摄取的同时,美味、健康成为居民对食物的更高需求。尤其是健康因素,日益成为居民在选择食物时考虑的重点因素。黄羽鸡肉历来是我国居民公认的滋补、美味肉类,相对于猪肉、牛肉等红肉食品,具有高蛋白、低脂肪、低胆固醇、低热量的特点。随着居民健康饮食理念的深化,黄羽鸡作为主流健康型肉类消费品之一,市场份额仍将进一步提升。

  2003-2004年的H5N1流感事件后,北京市于2006年永久性地关闭了活禽交易市场。2013年人感染H7N9流感事件后,关闭活禽交易市场的呼声再次掀起,尽管各试点城市的效果并不理想,但限制活禽交易的范围逐渐扩大。2014年底我国已有北京、上海、广东、浙江、江苏、湖北、四川等7个省(市)不同程度地限制了活禽交易。2016年入冬以来,H7N9流感疫情加重,安徽、重庆、陕西、湖南、江西等省(市)也不同期限地限制了活禽交易。

  我国约有80%的黄羽鸡通过活鸡形式进行交易,限制活禽交易制约了黄羽鸡产业的发展,黄羽鸡将先经过定点屠宰,再进入农贸市场。随着冰鲜禽的上市,黄羽鸡的外在体型特征弱化,价值不能更好的实现,消费需求减弱。我们认为,近期浙皖地区活禽市场解封有望带动黄羽鸡消费需求上升,从而实现价格上涨。

香港王中王| 2018葡京赌侠资料| 黄大仙六肖救世网| 香港黄大仙心水玄机| 香港老奇人| 摇钱树| 跑马图| 正版通天报| 王中王心水论坛| 管家婆| 蓝月亮心水| 开奖结果| 六合开奖结果| 三肖中特| 320999王中王|